煤炭不该成为雾霾当道的“出气筒”
发布时间:2016-12-14 23:39:00 字体: 点击:
    每一次雾霾来袭都会引发市民和专家的热议。对于雾霾的成因、危害、防治措施和手段相关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有些机构和媒体将雾霾成因的矛头指向燃煤污染,并借雾霾的“东风”提出对燃煤的“一刀切”政策时,殊不知,北京实施“煤改电”、“煤改气”工程已有时日,若将雾霾的成因再次全部甩给燃煤污染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从各方面现实情况来看,“一刀切”式的取缔燃煤并不现实,而对于煤炭过激的批判也有失公允。在当前形势下,煤炭减量化、清洁化比消灭煤炭更具现实意义。除了煤炭的清洁化利用,配套使用节能环保炉具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降低污染物的排放。据清华大学相关研究显示,节能高效炉具配套洁净煤能够降低90%的污染物排放。
    雾霾来袭,并非都是煤炭惹的祸
    在严峻的雾霾形势下,不管是市场动向还是民间舆论呼吁,“去煤化”的声音此起彼伏,煤炭再次成为雾霾当道的“出气筒”。难道煤炭真的是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吗?其实不然。引发雾霾的原因比较复杂,但从近期的研究成果看,当前的雾霾和空气污染并非都是煤炭惹的祸。环保部联手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在2016年4月1日全国环境监测工作现场会上公布的研究数据显示,机动车、工业生产、燃煤、扬尘等是当前我国大部分城市环境空气中颗粒物的主要污染来源,约占85%~90%。在北京的污染贡献中,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和扬尘分别占了31.1%、22.4%、18.1%和14.3%。如此来看,把雾霾成因主要归咎于煤炭,则有失公允。
    在之前的报道中,有中科院教授曾提出:“煤改气”加重了北京的雾霾。当前,北京市主城区的燃煤锅炉绝大多数已经改为燃气锅炉,但PM2.5雾霾严重污染不仅没有消除,还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原因就在于“煤改气”大量增加了氮氧化物,加之汽车尾气排放的氮氧化物,是北京PM2.5雾霾日益严重的根本原因。雾霾天数不降反升的尴尬表明,北京的“煤改气”并不成功,并没有改善大气环境,尤其是没有减轻PM2.5造成的雾霾污染。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做过测算,热电厂“煤改气”后,氮氧化物排放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从而恶化雾霾的状况。若把北京周围热电厂全部“煤改气”,那么产生的氮氧化物将会更多,PM2.5也会增多,此举将导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雾霾来袭,所有的声讨和指责都指向煤炭是捕风捉影的武断行为。更有甚者借此舆论大呼“去煤化”更像是人云亦云的荒谬之举。雾霾治理任重道远,关乎市民的生产生活,不仅仅是环境问题,早已上升为民生问题。只有对雾霾的成因有了清醒的认识,才能从源头上找到解决措施。
    煤炭要革命,但“不能革了煤炭的命”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指出:我国煤炭资源丰富,在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同时,还要做好煤炭这篇文章。“煤老大”在较长一个时期内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发生变化。2016年11月1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根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制定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部署推进相关工作。李克强在会议上指出,能源生产要优存量,把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
    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战略研究”负责人谢克昌表示,对于当前日益严峻的散煤污染治理,一定要达成基本认识,即煤炭作为主体能源的地位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难以改变,后煤时代尚早,不顾国情、能源情况的“去煤化”不可取。煤炭要革命,但不是“革煤炭的命”,煤炭革命的方向是实现煤炭全产业链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
    在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节能炉具专业委员会组织的“节能炉具行业散煤污染治理座谈会”上,中国环科院研究员薛志钢表示,“一刀切”式消除煤炭既背离我国的能源现状,也与各地的实际情况不符。民用散煤污染治理应坚持“因地制宜、多措并举、综合施治、分步推进”的方针。经济发达、空气污染严重的区域优先采用清洁能源;暂时不具备用清洁能源条件的地区,用清洁煤和配套的节能环保炉具逐步过渡。
    虽然煤炭不是当前雾霾当道的主要原因,但不可否认当前民用散煤燃烧确实很大程度上加剧了环境污染。据《中国采暖炉具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目前,我国每年消费煤炭约38亿吨,其中民用煤炭约为3亿吨。尽管民用煤炭占比不足10%,但是基本上全部为分散式燃烧,没有采取除尘、脱硫等环保措施,其对大气污染的贡献率高达50%左右。散煤涉及千家万户,1吨散煤燃烧的排放相当于5~10吨电厂燃煤排放的污染物。从这个角度来看,农村散煤量大面广,污染物排放远远高于城市中的工业污染。如何治理好农村地区的散煤污染则是当前最迫切的任务。
    散煤污染治理,炉具撑起半边天
    针对日益严峻的散煤污染治理,当前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烧什么”,殊不知“用什么烧”对于散煤污染治理同样重要。毫不夸张地说,炉具可以撑起散煤污染治理的半边天。
    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节能炉具专业委员会主任郝芳洲指出,燃料与炉具匹配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污染物排放效果。即便使用的是经过加工、洗选的洁净煤,如果采用低效劣质炉具,不但取暖效果不佳,污染物排放也达不到预期标准。同样如果使用高效的节能环保炉具,即便燃烧的是劣质散煤,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降低污染物的排放。通过正反两方面的对比,能够得出洁净煤配套相应的节能环保炉具,也就是行业提倡的“好煤配好炉”才能从根本上减少污染物排放。这应是今后我国城乡农村采暖的发展方向,也是当前解决民用散煤污染的有效途径。
    据《中国采暖炉具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在我国1.6亿户农村居民家庭中,采取分散采暖约9300万户,其中燃煤采暖约6600万户,散煤使用量约2亿吨。在分散采暖用户中,节能环保炉具使用率低,仅占23%,近八成的居民使用低效炉具、燃用劣质散煤。另外,我国地域广阔,气候差异大,各地居民生活习俗不同,采暖除了使用商品化炉具之外,还有34%的居民用炕连灶、土暖气、烤火盆等自制设施,粗放式燃烧煤炭和生物质等固体燃料进行采暖。农村劣质煤散烧造成的大气污染严重的问题没有引起重视。
    从报告中的数据得知,节能环保炉具普及率低、市场潜力大,同时也说明农村地区的空气污染治理潜力巨大。提高节能环保炉具的普及率,在农村地区推广应用优质煤炭配套使用节能环保炉具,是解决民用散煤污染治理最经济、有效的措施之一。针对“好煤配好炉”理念,节能炉具专委会今年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燃煤采暖炉具测评活动”,先后对洁净型煤、兰炭、洗选烟煤三个煤种的专用采暖炉进行了热工和环保性能等综合测评。经过测试发现,炉具行业的热性能和节能环保性能整体上有很大提升,尤其是优质蜂窝煤和与之相配套的蜂窝煤炉具节能减排效果明显,是未来解决农村散煤污染治理的优选方案,应加大推广。
(王 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