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农村厕所革命赢来一村风清水净人和善
发布时间:2015-10-12 14:44:00 字体: 点击: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桥流水家家乐,且因清风不犯愁。”一位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的基层干部这样描述今日的家乡。他说:“如果是在两年前,走进家乡周庄镇马起营村,还没有看见黑水,就已闻到了臭味,邻里之间时常因为这件小事而发生口角。”
    是什么驱散了这个村庄的臭气?是什么改变了村民们的臭脾气?平顶山市的基层干部嘿嘿一笑:“关键是一个生活细节的改变。”

    旱厕成水源地重要污染源
    这位基层干部口中的“生活细节”,是指农村家里原有的旱厕。
    “家里厕所全改成水冲式,已经一年多了啦!”马起营村村民王新英一脸得意,执意邀请记者去体验一下她家的厕所。
    王新英家的厕所是一间三四平方米的房间。屋内墙围和地面都铺着白底蓝花的瓷砖,在临近马路的一面墙上,开有一个小窗口,微风透过纱窗阵阵袭来。毫无异味的厕所里,一个坐便式马桶正在哗哗地蓄水。与厕所一墙之隔,还有一间更大的房间,面积是厕所的3倍,四面墙围和地面同样铺着白底蓝花的瓷砖,洗漱洗浴用具一应俱全。她笑着说道:“旱厕变冲厕后,家里既没异味儿了,也变干净了,旁边还加盖了一个独立的洗澡间,天天能洗澡,孙子都感觉变白了,也明显比以前少生病了。”
    说起旱厕变冲厕前的情景,王新英眉头不由自主地紧蹙:“以前家门口垒几块砖,不封顶,就是厕所。粪便就在坑里沤着,熏死人,招来许多苍蝇蚊子蛆。如果粪坑不及时清理,再赶上下雨,里面的脏东西就会溢出来,门前的水泥路上一片一片的黑绿色脏水。”
    “这些脏水混同其他垃圾,都流进几米外的溪流里。”马起营村村支书陈国政告诉记者,“村里有5处泉眼,汇聚成河,绕村而行,流向市区。这条溪流正是横穿平顶山市湛河的源头,旱厕成了水源地的重要污染源。“
    陈国政还介绍说:“为了改善人居环境,减少病害传染,同时加强湛河源头治理,马起营村从去年年初开始对全村130多户进行旱厕改造,由政府掏钱,老百姓除了买坐便器、贴瓷片,不用出一分钱。“
改成冲厕也能留住有机肥
    与马起营村相邻相似,平顶山市新城区滍阳镇马跑泉村去年对全村200多户旱厕进行了改造,同样由政府掏钱,中央与地方政府按照1∶1匹配,专款专用。
    马跑泉村村民张芳告诉记者,刚推冲厕时,大家都担心改后厕所里的粪不能浇地了。那可是有机肥料啊,冲掉太可惜!”
    “实际上改造后的冲厕,照样可以留住有机肥料。”新城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陈军旗告诉记者。与无害化卫生厕所连接的是两个深埋在地下的橄榄形大瓮,高1.6米,肚圆直径达1米,两瓮之间用倾斜30度的过粪管相连。使用前,前瓮加水30公斤,后瓮加水20公斤,起到悬浮分解发酵的作用。粪便先流到前瓮,当粪便高于后瓮过粪管口时,前瓮粪便就因压力自动流入后瓮。
    “粪尿通过在瓮体内密封储存、厌氧发酵,杀死粪便中的细菌、病毒、寄生虫卵后,就变成了很好的环保型无害化有机肥料。”陈军旗说,“如果想取出发酵好的粪液,打开后瓮的上盖即可。”除了三四亩玉米地,张芳在自家前院还开辟了一个七八平方米的菜园子,种植豆角、茄子、韭菜,成熟后可采摘。“这菜园子,都是用自家的无害化有机肥料种的。”
    “如果自家没地可浇,这些有机肥还能卖给别人。”马跑泉村村支书徐要军说,“已经有人拉着粪车,做起了生意。”
旱厕改造带动了邻里和睦
    泉水汩汩,微风阵阵,十步一亭,百步一景。三三两两的村民围坐在溪边树荫下的凉亭,闲话家常,悠然自得。这是马起营村的日常场景。
    然而就在两年前,“邻里之间,常常因为对方的粪坑而吵架。有的因为对方的粪坑离自家门口太近,有的因为对方的臭味跑到自家屋里,还有的因为对方的黑水流到自家门口。”王新英说,“感觉那时大家的脾气都跟着变臭了。”
    宝丰县周庄镇副镇长、马起营村包村干部曹世举感慨:“别看厕所只是生活中的一个细节,但这个细节变化,却改变了整个生活。”
“旱厕不乱搭乱建了,污水不到处横流了,村里的小路也跟着硬化起来,溪流两岸的花草也多了起来,以前的污染村变成了美丽乡村。”曹世举补充道,“大家的心情也随之舒畅起来,更愿意走出家门与人为善。”
(《人民日报》2015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