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评论 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
发布时间:2014-02-26 10:15:00 字体: 点击:
    从“美丽中国”到“山水乡愁”,这些清新诗意的文字被写入中央文件,触动了每一位中华儿女对未来中国的美好期许。这是中国共产党对如何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这一历史课题的深邃思考,这是执政者对“发展为了什么?要实现怎样的发展”这一时代考问的理性回答,这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实现最广大人民最迫切梦想的现实回应!
    中国要美!洁净的水源、新鲜的空气、安全的食品、优美的环境,当这些生存必需成为民生的最要关切,当这些个人追求汇成亿万人共同梦想的最大交集,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美丽中国,慢不得,等不起!农村更要美!如果说城市人仅是迷失在都市文明的钢筋水泥丛林,“望不见山水,寻不到乡愁”;那么,“垃圾只能靠风刮,污水只能等蒸发”,亿万农民的基本生存还在受到污染的威胁。
    伴随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触角伸向农村,工业化的迅猛发展为农村的全面进步创造了重要条件,但由于发展方式过于粗放,一定程度上也导致工业和城市污染“上山下乡”,造成乡村污染危害直接,治理更难。而与此同时,农业的发展方式没有根本转变,化肥、农药、农膜和各种生长调节剂的过度施用,农业面源污染愈加严重。农村生活水平提高带来生活垃圾与日俱增、种类复杂。这三种污染交织叠加,“屋里现代化,门外脏乱差”成为一部分农村环境的真实写照。完全可以说,农村成为美丽中国的短腿,成为“中国要美”的最大课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千百年来无数诗人画家吟咏描绘的乡村风光,如果今后只能从古诗词中去追忆和想象,这是怎样一种文化悲哀?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
    农村美是中国美的应有之义。农业大国的现实国情决定了,农村是美丽中国建设不能甩过的大站。即使我国的城镇化率达到70%,仍有数亿人生活在农村。作为全体中国人民“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美丽中国”绝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城市一条腿走路,亿万农民的美丽梦想是美丽中国宏大叙事最朴实、最动人的篇章。
    农村美是中国美的有机组成。农村为城市提供了生态屏障,其涵养的水源和绿色的植被,不离不弃地呵护着被污染的大城市。农村还具有城市不具备的特殊功能,“小桥、流水、人家”的乡村游,已经成为现代都市人群感悟生态之美和人文魅力的假日驿站。同时,美丽乡村建设对于改造空心村,盘活和重组土地资源,提升农业产业,缩小城乡差距,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农村美是中国美的重要基石。农村是我国传统文明的发源地,乡土文化的根深深扎在每一个宗庙祠堂、每一片乡野土地。界碑、牌坊、池塘、龙王庙……这些民间遗产与景观,与祖先的灵魂一起,成为中华民族精神代代相传的文化寄托。只有保护好独特的村居风貌、传统的风土人情和田园风光,尊重农耕文明,推进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农村才不会成为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
    从发达国家的北欧特色小镇到英美田园乡村,从一些发展中国家棚户区的污水横流到一些矿区的金属超标,成功的轨迹和失误的教训告诉金钻彩票,中国绝对没有“先污染,后治理”的资本,更不应该重复他们犯过的错误。美丽中国必须是美丽城市与美丽乡村的两翼齐飞,这符合国家总体布局,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更符合农业农村实际和亿万民众期盼。
    美丽乡村建设不是做个盆景,它需要统筹城乡。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不应该只是城市的对外扩张,而应该是美丽乡村的自我嬗变。在推进乡村撤并、村庄整治、农房改造中,既要促进农村人口集聚,以全面提高公共服务的共享程度,又要开展连片整治,宜建则建,宜扩则扩,宜留则留,宜迁则迁,整体提高生态环境的建设水平,还要与城镇建设规划相协调,形成绿色城镇与美丽乡村相得益彰的新局面。
    美丽乡村建设不是涂脂抹粉,它需要内外兼修。要加大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力度,把公共财政向农村倾斜,公共设施向农村延伸,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让农村在路平、灯亮、水净等方面与城市一体化。注重农业文明和乡村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对农业生产生活民风民俗文化进行深入挖掘、溯源与整理,修复农村文化延续的断层,让乡愁有所寄托,让美丽形神兼具。
    美丽乡村建设不能一蹴而就,它需要系统推进。必须出台更严格、更有执行力的环保政策,遏制工业和城市污染向农村转移的趋势。必须以推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主线,建立健全农业资源保护政策和农业生态补偿机制,通过农业科技创新提高资源利用率,通过推广循环农业模式减少农业面源污染。逐步提高农村环保设施投入的同时,强化农民环保意识,让他们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主体。
    美丽乡村建设不能急功近利,它需要量力而行。既要尊重自然规律,也要尊重经济规律,还要尊重文化规律。如果一个地方乡村承载的人口过多,与乡村市场、环境容量不匹配,农村不会美;如果不能扎实推进农业现代化,保障并发展农民的各种权益,农民富裕不起来,农村美就失去根基;如果不能积极稳妥发展城镇化,创造条件转移农民,农村美就不可持续;如果一个区域的乡村建设得很美,可多是空心村、留守村,缺少文化和活力,没有和谐和安定,这样的农村美也没意义。
    古谚说:“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乡村的自然美和城市的现代美,不应割裂,也不应混淆,应当高度统一于美丽中国的建设中,成为一种和谐共生、相融相长的存在!农村和城市不能有巨大的反差,更不能没有区别;城乡一体化不是城乡同样化,有差异才有多样化。只有传承乡村文明,保留田园风光,发展现代农业,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才是真正的美丽乡村;只有城市与农村各美其美、和谐互补,美丽城市与美丽乡村交相辉映、美美与共,才是真正的美丽中国!《农民日报》